本文作者: 天津渤海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 潘玥舟

  从精耕细作的80年代,到体制一统天下的90年代,从电视剧市场日益勃兴的21世纪初到IP概念流行的现在,欧阳奋强都或主动、或被动地参与其间。在30年的传播中,欧阳奋强的形象已经起到了从学术到民间的桥梁作用。2017年4月,87版《红楼梦》制片人任大惠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红楼梦》至今已重播一千多次。

 

  30年公众难忘红楼情怀

  发起众筹,张罗剧组人员重聚,出版新书,联系音乐会……回到“贾宝玉”的壳里,欧阳奋强才有一呼百应的能力。人们更愿意接受“宝哥哥”,而不是导演欧阳奋强。30年以来,他一直希望观众主动把他忘掉,但不管做了多少努力与贾宝玉剥离,这一页好像永远翻不过去。

 

  “贾宝玉”身份因时间推移而复活

  电视剧行业走向全面市场化以后,民营公司掀起翻拍经典名著的热潮,《红楼梦》理所当然在其行列。在对“林黛玉”的悼念和对新版《红楼梦》的批评声中,87版《红楼梦》被推向怀旧的高潮。不少电视台重播87版《红楼梦》,使欧阳奋强又被装回了贾宝玉的马甲之中,现在大家又知道他是大明星了。


  有一次,在现场看见年轻副导演一直端着手机,欧阳奋强非常不高兴地质问他:“你怎么不看剧本?”抢过手机一看,他才发现副导演用的是电子阅读。经常听人提起二次元的概念,他就去请教,结果对方直接跳到“三次元”:“三次元是在二次元的基础上回到了过去。”他强迫过自己看热播的《麻雀》,男主角刚出场他就很郁闷:“他怎么适合这个角色呢?没有一点智慧。”他也很好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为什么这么火,“画面很美,但故事空洞又苍白”。

 

  流量时代和流量明星

  流量时代滚滚而来,如东方闻樱所说:“欧阳现在到了很难的时期,大部分钱给了明星,真正留给剧本和制作的钱很少。”而一个难以回避的现实是,目前活跃的诸多流量明星恰恰是2010版《红楼梦》贡献的:“宝玉”杨洋、“晴雯”杨幂、“邢岫烟”赵丽颖……

 

  开通微信公众号,做《红楼梦》的IP开发

  过了知天命的年纪,中年躯壳里的欧阳奋强终于结束了他与“贾宝玉”的对抗,他把微信名和微博名都改成“欧阳宝玉”,注册了一家名为“红楼宝玉”的公司,做《红楼梦》的IP开发。“我之前很排斥提贾宝玉,但可能《红楼梦》这个项目就是属于我的。”


  2015年起,陆续有几拨投资人到成都找欧阳奋强谈《红楼梦》的IP开发:导演《红楼梦》的网剧、做舞台剧、做87版《红楼梦》的衍生产品……他们提醒着欧阳奋强:只有做贾宝玉该做的事,他才有不可替代的优势。

 

  个人品牌不可替代

  年过五旬的欧阳奋强开始转型。他在车公庄附近租了一个十多平米的工作室,开始运作《红楼梦》的网剧项目。在最初和投资方、播出平台、红学专家的接触中,只要刷脸就能获得通行证的欧阳奋强是自信的:都是我的粉丝,都有红楼情怀,大IP、高投资。


  后来,进入到“让人投资”的阶段,在“尊重原著”和“营造网感”之间,他很难找到一条兼顾的路。“官方和专家都希望你尊重原著,可尊重原著能超越87版吗?网络平台希望你做一个符合年轻人口味的产品,可专家会答应吗?官方不认可,这片子连播出的机会都没有。”欧阳奋强感觉自己被架了起来,正当欧阳奋强又不知往何处去时,一个新的机会出现了。

 

  借助众筹平台,成功举办《红楼梦》三十周年音乐会

  “薛蟠”扮演者陈洪海在策划“《红楼梦》三十周年音乐会”时突然生病,担子就落到了欧阳奋强身上。身为欧阳奋强合作伙伴的韩小北这样分析音乐会的可行性:“三十年还没有第二部电视剧能做大聚首,86版《西游记》也实现不了,只有《红楼梦》的女演员年过半百还风韵犹存;王立平的作曲、陈力的演唱完全撑得起一场音乐会,况且陈力三十年没登台亮相,她站上舞台就是成功。”韩小北为欧阳奋强策划出版过《记忆红楼》、《1987,我们的红楼梦》两本书,是欧阳奋强在个人品牌方面的合作伙伴。

 

  众筹一度冷遇,遭到网友质疑

  无独有偶,因为有去年一举成功的 86 版《西游记》30 年主题音乐会在先,当 87 版《红楼梦》也传出要举办 30 周年纪念音乐会的消息时,不少人以为这不过是一次“雷同的创意”。错过“三十年”的时间点,“四十年”时人就很难聚齐了。循环往复地找投资、找合作,起初回复总是积极的,谈到一半对方又总会抛出一些难以回答的问题:年轻人会喜欢吗?你的商业价值在哪里?


  2017年3月,欧阳奋强开始借助众筹平台筹款。但和《西游记》音乐会众筹一上线就井喷不同,并没有引起多少关注度,数字上升到50万时就不动了。活动开始前,作曲王立平有过预估:人民大会堂的音乐会没有500万下不来。欧阳奋强心急地找媒体做宣传,没人理他;相反,网上的攻击频频出现:你们聚会,凭什么我们出钱?经典和情怀在残酷的市场法则面前,似乎是一条尴尬的冷板凳。

 

  举办音乐会,可寻商业价值

  “大家对《红楼梦》都有感情,但提到钱就都不吭声了。”他和团队进行初步估算,如果只举行剧组人员的大聚会,单是场地费和100多人的交通、住宿和接待开销,就是不小的数目。更关键的是,这种更接近于内部聚会性质的活动毫无商业点,对赞助商来说无利可图,没有人愿意来接手。


  举办音乐会其实算是一个折中的办法,音乐会可以有门票的演出收入,用音乐会的收入来填补纪念聚会的开支,这对赞助商来说,也有商业价值可寻。但是一旦要做大型演出,并且具有一定规格和级别,加上场地费以及舞美、乐团、音响、转播和技术设备租赁的费用,粗略估算需要350万元。

 

  发公号文章,意外获支持

  一家南京的演出公司看上了《红楼梦》30周年音乐会的创意,并愿意承担纪念聚会的费用。“尽管人家有情怀愿意支持,不介意支付所有的前期费用,但我们也想双赢,给投资方减轻点资金压力。”欧阳奋强与该演出公司签下了合作协议,约定以众筹的方式募集一部分演出费用。


  2017年3月3日,30周年纪念活动的众筹在网站正式上线,预计众筹目标100万元。没有经过事先的大范围宣传,众筹活动开启后几乎没有得到太多的关注。欧阳奋强在其个人微博同步首发众筹信息,尽管粉丝数高达262万,但仅有不到1万人转发,评论也只是刚刚过千。众筹原计划将于4月30日完成,可直到4月中旬进度依然缓慢。


  观望的情绪越来越浓,外界质疑的声音也越来越多。原本以为87版《红楼梦》的影响力应该不亚于86版《西游记》,但就连媒体的公开报道都很少,几乎没有多少人愿意关注和支持这件事。他给《红楼梦》导演王扶林写了一封长信,疑惑自己当时的坚持是否正确,甚至想要放弃众筹,停止活动的筹备。王导耐心地开导他,忍字为先,只要路子对,就坚持走下去吧。

 

  众多剧迷散户自发捐钱,支持30年大聚首

  4月18日,欧阳奋强在自己的个人公号中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聚首不是一场秀是要和你一起随歌入梦》,并在文末附上众筹的链接,“既想说明白自己的初衷,也希望最后凭借个人的努力争取一把。”意外的是,不到数万人的公号,却迅速达到2万多的阅读量,众筹网站上的金额也很快增长,文章发布当天就达到58万元。


  此次活动的文学策划韩小北透露,后来公号又发过几次文章,有一篇文章发布后众筹金额就涨了13万元,众筹目标提前14天完成,并超额 71%,累计筹得 171万元。众筹人员和金额比例的构成,几乎都以小笔金额为主,很少有特别高的单人金额。正是靠众多“散户”一笔笔小钱,才汇聚成171 万元,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中显得尤为珍贵,如果没有这些剧迷的支持,30周年的大聚会很难实现。最终,促成了史上规模最大、人员最全的30年大聚首。

 

  始终怀念经典 ,传承创作精神

  2017年6月17日,为纪念《红楼梦》电视剧开播30周年,欧阳奋强在人民大会堂组织了一场名为“1987,我们的红楼梦”主题音乐会。同一时间,他出版了一本名为《1987,我们的红楼梦》的书,每周末都到外地做签售。


  外界看来,30 周年的大聚首之所以意义重大,时间不等人的迫切不言而喻。这次聚会并不是终点,《红楼梦》30年了,大家之所以不停地怀念经典,其实是希望传承红楼精神,团结、友爱、奉献和责任,是当年剧组留给大家的珍贵财富。


  • 电话直呼

    • 0571-86029526
    • 18969061965
    • 13675871872
    • 品牌咨询 :
    • 商务顾问 :
    • 服务套餐 :
  • 扫描二维码,进入公众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