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爱找年轻小咖代言 理由绝对不是因为便宜

   
图片来源:MIU MIU

  格蕾丝·多芙(Grace Dove)在新片《荒野猎人》(The Revenant)中饰演了一名美国土著(由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演)的妻子。在此前,她仅在一部名不见经传的低成本电影中出演了一个小配角,此外,她还在一部动作冒险体育系列记录片中做过客串演员。

  这部即将上映的西部惊悚片由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Alejandro G. Iñárritu)指导。伊纳里多上一部作品《鸟人》在今年3月横扫奥斯卡颁奖礼。一旦二十世纪福斯电影公司开始宣传这部斥资6000万美元的荒野热门影片,它很有可能成为2016年奥斯卡各项提名的有力角逐者。

  而多芙作为全片中唯一的女性演员,也将有机会成为主要时尚广告活动的代言人。

  近年来,品牌对于启用新生代演员还是忠实于好莱坞一线明星的争论日益激化。事实上,好莱坞大牌明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主导了主要奢侈品活动,品牌代言人的角色也无一旁落。然而,不知名面孔的吸引力亦是多种多样的。

  设计师如何安排试镜并为品牌展示选择合适的模特在业内是顶级机密。但是,他们总是观察着电影节的红毯秀。11月6日,奥斯卡主席奖(Governors Awards)在好莱坞隆重举行,也正式拉开了颁奖季的帷幕,设计师们时刻留意着红毯动向,同时将开始向天才新人提供邀约,让他们穿着自家品牌的服装参加各项首映礼和庆典活动。

  将角色分配给不知名的新人无论是在广告活动中还是在时尚电影中都是一桩划算的买卖,豪掷千金的商业广告也日益为传统硬照广告活动所抛弃。尽管这样的做法存在风险,但是如果一个品牌选择的代言人最终大获成功——这同样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

  社交网络驱动着这一趋势的发展,让品牌拥有了前所未有的机会,能够将他们的作品直接与消费者进行交流,一个在社交网络上拥有巨大影响力的人也因此能够被品牌选中。据称,肯德尔·詹纳(Kendall Jenner)之所以能够获得雅诗兰黛的合同,部分原因就在于她在Instagram上拥有1500万粉丝。

  与此相对的是,Miu Miu 2015 秋季广告启用的四名女演员——麦迪逊·布朗(Maddison Brown)、海莉·盖茨(Hailey Gates)、米娅·高斯(Mia Goth)——在Instagram上总共才拥有3.87万为粉丝。Miu Miu 新香水的代言人斯塔西·马汀(Stacy Martin)以及普拉达男装模特迈克尔·香农(Michael Shannon)根本就不使用社交媒体。

  缪西娅·普拉达(Miuccia Prada)表示,演员拥有将时尚人格化并将当季产品与其背后故事相结合的能力。缪西娅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为普拉达男装广告活动挑选合适的男演员,为Miu Miu广告挑选了一批新生代女演员。

  “影坛一直是我兴趣和热情之所在,”缪西娅说,“通过Miu Miu和普拉达男装,我乐于为一个角色、一个私人故事的叙述做注脚。Miu Miu一季又一季选出来的代言人只为了强化广告活动的态度和想法。”

  一些专家对启用新人在售卖时尚品上能够发挥的作用提出了质疑。

  创新艺人经纪公司(Creative Artists Agency)商业支持部门联席主管彼得·赫斯(Peter Hess)对无名之辈在时尚广告中的影响力表示怀疑。

  “品牌雇佣了最好的摄影师、发型师和妆容设计师——而如果广告活动的经费预算有数百万的话,品牌寻找的演员一般都需要拥有可靠的工作业绩,”赫斯表示。但是,随后他列举了一些有影响力的专业演员,包括茱莉亚·罗伯茨、詹妮弗·劳伦斯、莎拉·杰西卡·帕克、尼克·基德曼、凯特·温斯莱特、布莱德利·库珀以及克里夫·欧文。

  自从2012年3月艾迪·斯理曼(Hedi Slimane)执掌 Saint Laurent Paris 的创意总监以来,品牌的模特合同只与音乐家签订。他启用的模特包括有前途的乐手、被遗忘的摇滚巨星以及从洛杉矶酒吧里发掘到的不知名的垃圾摇滚歌手。这些音乐家或是出现在男装的T台上,或是坐在时装秀的头排,在圣劳伦巴黎季度音乐广告活动上他们更是无可争议的主角。

  音乐家确实唤醒了颓废感,这种颓废感是圣劳伦巴黎反叛精神之所在。但是,斯理曼同时表示,他欣赏这些艺术家,仅仅是“因为他们知道如何在台上进行展示”。

  新人确实很少有机会能够被狗仔队拍到背着设计师的最新款背包出街,而一个名牌代言人则必须这么做。但是初出茅庐、未经过验证的新人对于大品牌的吸引力就在于他们身上全无包袱。

  “很多时尚品牌之所以选择一些名气不大的模特做代言人,是因为一些大牌明星的光芒会盖过产品的设计,从而达不到广告效果,”米凯拉·厄兰格(Miceala Erlanger)说。米凯拉是一名好莱坞造型师,在她的改造下,非洲肥皂剧明星露皮塔·尼永奥(Lupita Nyong’o)成功凭借《为奴12年》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

  与此同时,厄兰格还帮助尼永奥赢得了Miu Miu的广告合同以及兰蔻巴黎(Lancôme Paris)的形象大使。此前担任兰蔻巴黎形象大使的人包括罗伯茨以及温斯莱特。厄兰格认为,启用新生代演员能够增强品牌的续航能力。“在外人看来,启用有前途的演员意味着品牌正在支持他们,”她说。

  同刚进入演艺圈的新人进行合作对于品牌来说可能是一个风险之举,但是历史表明,这样的做法让一些设计师建立起了持久的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持久的关系为他们的品牌提供了价值,帮助他们同未来的消费者建立了一预先的联系。

  1979年,乔治·阿玛尼首创性地和年轻演员展开合作,让他们担任宣传合作伙伴。

  为理查·基尔(Richard Gere)提供在《美国舞男》(American Gigolo)中的演出戏服是阿玛尼成为全球自知名的意大利时尚品牌迈出的第一步。当时,理查·基尔刚在好莱坞走红。“《美国舞男》是我时尚布局中最意外但也是最有效的手段,”阿玛尼在一份书面声明中写道。

  “和年轻的人才合作总是那么的刺激,”他说,“他们是全新的、新鲜的面孔,他们拥有与时俱进的现代想法。”

 

  Dior Homme

  在波伊德·霍布鲁克(Boyd Holbrook)出演Netflix大热剧集《毒枭》(Narcos)之前,他曾出演过一些小角色。作为迪奥男装的代言人,他出现在迪奥2016年春季秀上,同时还出演了一部《迪奥与我》(Dior & I)的纪录片。

  

 

  LV

  《丹麦女孩》的主演艾丽西卡·维坎德(Alicia Vikander)成为了路易·威登的全新代言人,她参加了在加州棕榈泉举行的2016路易·威登早春系列展,同时还与米歇尔·威廉姆斯(Michelle Williams)出现在最近发行的名为“旅游的精神”的宣传片中。

  

 

 

  MIU MIU

  ”对于年轻影星的研究是不间断的——观看影片,与人碰面;观察对于我们的工作至关重要,”缪西娅·普拉达说。Miu Miu这一季的广告包括麦迪逊·布朗,她在《陌生领土》(Strangerlan)崭露头角;米娅·高斯,她在《绝命海拔》(Everest)扮演了一个小角色;斯塔西·马汀,他出演了即将上映的奇幻恐怖片《故事中的故事》(Tale of Tales)以及海莉·盖茨,她在《瑞奇和闪电》(Ricki and the Flash)饰演了一个小角色。

  

 

 

  Saint Laurent Paris

  今年3月发行发行了首专专辑《Goon》的托比亚斯·杰索(Tobias Jesso Jr.)、英国摇滚乐队Temples主唱詹姆斯·爱德华·巴格肖(James Edward Bagshaw),和乐坛传奇巨星乔妮·米切尔和Marianne Faithful出现在圣劳伦音乐广告活动上。

  谁是下一个?

  在《少年时代》(Boyhood)完成大银幕首秀的埃拉·科尔特兰(Ellar Coltrane)在2015年颁奖季穿上了阿玛尼和Isaia男装。他还与Wilhelmina模特公司签订了合同,在2016年Fendi春季男装秀上他享受了贵宾的待遇,随后他还接拍了将于2016年上映的科幻惊悚片《The Circle》。

  格蕾丝·多芙是一名加拿大女演员,她在Instagram上宣布她在《荒野猎人》中出演了小李子的妻子。关于电影艰辛的制作过程时,她写道:“接拍这部电影给我的最大教义就在于当演员绝不是一件光鲜亮丽的事。”她的这一认知在颁奖季结束后可能会大大改变。

  (翻译:韩宏)



  • 电话直呼

    • 18969061965
    • 13675871872
    • 品牌咨询 :
    • 商务顾问 :
    • 服务套餐 :
  •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公众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