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业IP的扩散和明星的跨界会成"新常态"吗?

  
图片说明:2015年12月21日,北京,电影《恶棍天使》首映红毯仪式,鹿晗。

 

  网络文学的IP进军电影和游戏虽已是流水作业,但影视和娱乐明星跨界的故事越来越新鲜且频繁。2016会是IP的激烈混战之年,文艺载体的市场边界会被进一步打破。赚钱的地方竞争会愈演愈烈,比如电影院线和影视版权,各路IP都会杀进来;即使不赚钱的地方,强IP依然能够破土开荒,比如唱片专辑和音乐直播。

 

  电影院是捞钱的好地方

  2015年,《鬼吹灯》衍生出了两部院线电影(《九层妖塔》和《寻龙诀》),《万万没想到》也终于从网络视频网站走进了院线,开心麻花团队在《夏洛特烦恼》之后也产出了第二部电影,而《暴走漫画》的王尼玛也是坐不住了,2016年会有更多IP跨界的电影在孕育。电影院是捞钱的好地方,成了IP市场竞争的决战之巅。

 

  游戏售卖的营收越来越不重要了

  2015年,经典的RPG游戏“仙剑”系列,除了在发布了PC游戏新作《仙剑奇侠传六》之外,也在视频网站推出了网络剧《仙剑客栈》,相关的手机游戏也发行了多款。“仙剑”的电视剧蓄积待时已是必然,而反馈不错的音乐会也可能在新的一年内遍地开花,毕竟主题曲《蝶恋》的受欢迎程度是能企及久石•让的《天空之城》的,游戏售卖的营收越来越不重要了,做红IP成了发展内容产业至关重要的落脚点,IP变现的口径会越来越宽。

 

  打造内容IP的商业化标准模式是什么?

  在电影、游戏和周边之外,内容作品的IP也有了更多出路,“吾皇万岁”的形象已是东方银座商场的标志性伙伴了,加菲猫的形象早就登陆了微信的收费表情包。优质内容IP的发挥空间将不会限定在是线上或线下,“吴晓波频道”连接各地的咖啡馆做起了书友会;“罗辑思维”从早期的视频脱口秀和微信公共号,衍生出了具有标签化的社群会员、常态的图书出版品牌和用户朝圣般的跨年演讲。单点突破然后再齐头并进,已是打造内容IP的商业化标准模式。

 

  明星的IP跨界尺度会更加夸张

  内容作品IP的扩散会超出想象,而明星的IP跨界尺度也会更加夸张。歌手汪峰做耳机,这与罗永浩老师做手机如出一辙,明星IP背书做事一般都能领先对手几分。文娱明星跨界到科技和投资界也会是新的趋势。Star VC的出现,就是在把明星的光环照射到更多的商业领域。IP的强度本身就是流量和关注度的体现,而市场的消费者容量是固定的,跨界不但能利用已有的影响力在重合用户群体中掘金,同时也能在新领域中推广和强化IP本身。

  内容作品和明星的IP之争,不再是多个领域的各自为战,而是陪伴消费者与融进消费者生活常态的领地之争。在强IP的影响之下,甚至能创造原本领域之外的新可能,比如鹿晗发了新唱片专辑,在内地的战绩能甩掉张学友和Adele几条街,他的IP不只对电影《我是证人》的票房有拉动的作用,即使在萎靡的唱片市场之中,也能在短期内创造出几万张的出色表现。

  2016年,IP故事会被炒得更加火热,如果期待鹿晗成为篮球明星,那就是所谓的IP泡沫;但那些符合逻辑的IP故事依然拥有充足的想象力,只要跨界前后的两个领域有足够受众的重合度和既有优势的协同,比如鹿晗率领一支生活用品的品牌,就会轻松地踩中他既有粉丝群体的需求。


  • 电话直呼

    • 18969061965
    • 13675871872
    • 品牌咨询 :
    • 商务顾问 :
    • 服务套餐 :
  •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公众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