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说我是"首负",那是误导广大吃瓜群众

   王健林:说我是“首负”,那是在误导广大吃瓜群众

  

  【钛媒综合】12月10日上午的“2016年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发表了题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演讲。分享了自己对中国文化为什么要走出去的看法,还对如何走出去、国家如何提供支持分别提出了几点建议。

  王健林从三个方面解释了为什么中国文化要走出去:

  首先,软实力才能征服人心,王健林认为,文化是软实力的核心要素,真正在世界上影响人,征服人心的不是硬实力,硬实力能征不能服,可以征战但是不能征服,文化等构成的国家软实力才能够真正的让人服气。

  其次,文化走出去能够增加中国影响力。王健林表示,近百年来,西方强国的生活方式、文化对中国产生较大的影响,在中国形成一股崇洋媚外的风气。

  王健林认为,中国实现民族复兴除了要发展经济、发展军事,还有就是要改变文化领域里面影响中国的现象,要把影响中国变为“中国影响”,要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光是经济走出去是不行的,文化也必须配合走出去。

  再次,走出去是文化自信的必由之路。王健林表示,关着门说自己文化自信,这是不行的,“所谓的文化自信,就是自己的民族文化拿出去跟别的民族文化进行比较。在比较中逐渐增强自己。只有通过交流才能比较,所以说走出去是文化增强自信的必由之路。中国文化不走出去,建立文化自信也是一句空话。”

  对于文化怎样走出去,王健林认为:首先是建立面向全球的传播渠道、其次是必须打造在全球叫得响的文化品牌,最后是要让民营企业成为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的主力军。

  王健林还对“走出去”政策方面提出了几点建议:国家支持政策要给力;要放宽对文化走出去的审批;要打造文化龙头企业。

  在演讲后的问答环节,王健林也对万达最近的几个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

  近期有媒体称,王健林负债4205亿,“首富”成“首负”。王健林回应道,“这是误导我们广大的吃瓜群众。”

  王健林做了一番“经济学科普”:

  所谓的4000多亿负债是万达商业公司的,而不是他个人的,对象搞错了;

  评价负债时,还要看资产有多少,如果两者差不多,那问题就不大。万达商业的资产是2900多亿,“他故意不说资产,只说负债”‘

  房地产的负债比较特殊,因为预售是算在负债里面的,只有等房地产拿到竣工证才算收入;

  如果说净资产,万达商业截止到今年6月30日,净资产有1900多亿,年底净资产肯定超过2000亿。这公司差吗?

  王健林称,自己持有的万达商业和万达院线的股票加总有1500亿,但在银行没有任何抵押股票的行为,“如果我真缺钱,就去抵押了”。“我也不是炫耀,不管多富我最后都要捐助给社会,只不过现在还在享受这个追逐的过程。”

  提问中问及有关王健林此前曾公开表示要让迪士尼在中国二十年之内盈不了利的问题时,王健林说,这是在挑事。“我都已经跟迪士尼和好了,你没看到我去美国访问迪士尼总部吗,我们有很亲密的合影,都已经和好了,你又要挑事。”

  王健林表示,迪士尼并非每一部影片都成功。“迪士尼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排片数量少,每年就是700部,它其实就是靠动漫,靠它的故事。而且迪斯尼还有自己的IP知识产权,这些可以产生边际效应,售卖它的IP产品。但是,不要以为迪斯尼就是部部都成功,全球的创造的IP形象,成功的大概1/100,也就是每创造100个只有1个能成功,成为全球知名品牌的就更少了。”

  在回答特朗普当选是否会对美国投资产生影响时,王健林表示,还要静观特朗普的决策,但前几天与美国电影协会主席见面时,对方问是否需要给特朗普带话,王健林当时回答说,“万达在美国投了一百多亿美金,有两万多员工,(如果政策)搞得不好,他们就没饭吃”。

  谈及接班人的问题,王健林表示,王思聪并不想接他的班,“他说过他不愿意过我这种状态的生活。也许年轻人有自己的选择吧,但是我想这个问题还来得及考虑,我们公司职业经理人也有储备团队。”

 

  以下为王健林演讲实录,经钛媒体编辑: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中国文化走出去”。讲三点:

  一、文化为什么要走出去

  1、软实力才能征服人心。西方经济学把国家实力分为硬实力和软实力,硬实力不必说了,经济基础、军事等等。软实力是什么?文化、教育、体育等方面,在这些方面,文化是软实力的核心要素。真正在世界上影响人心、征服人心的不是硬实力,硬实力可以征战但不能征服。

  我举两个例子,我们在初唐盛唐时,用兵最少,但八方来朝,当时西安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唐朝时候歌舞升平,皇家乐府工作人员差不多有四万人,比我们国家乐团多十倍都不止。为什么世界各国都愿意来呢?因为唐朝的文化发达,我们有很多发明,都愿意来交流。

  再举一个反面例子,美军把伊拉克、阿富汗等国家,短短几天就收服了,但征战到现在,不管怎么折腾,不管扶持哪方面的人上台,这两个国家依然一团糟,生活水平远不如战前,老百姓怨声载道,什么原因呢?

  就是征战后,软的东西文化相冲突,特别严重的是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文化上的冲突没办法解决。所以说靠文化、靠软的东西,才能够真正的让人服气。

  2、增加中国影响力。最近三百年以来,中国没落,中国的转折就是从乾隆开始,有人说“康乾盛世”,实际上到乾隆就已经由盛转衰了。从那算起到现在差不多三百年,三百年来中国国力渐衰,西方大国崛起,西方强国的各种生活方式、文化对中国全面影响,几百年来在中国形成一股崇洋媚外的风气。

  具体的表现是什么呢?就是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什么东西都是外国人好。不管什么事,哪一件中国人自己说好,那一定不行,外国人说好这事就行。所以我们不管拿什么奖,不管是什么电影奖、音乐奖,甚至是文学奖,不管什么东西都是外国人给的好。国人不管做什么,都缺乏自信。

  现在中国人提出的口号是“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这六百年来全球有九个大国先后崛起,中国如果实现复兴是十个大国,这六七百年来其它九个大国都叫“崛起”,唯独中国提的口号叫“民族复兴”。什么原因呢?

  中国曾经在世上厉害了两千多年,这三百年才没落下去。所以我们不是新的崛起,是复兴。那么中国要实现民族复兴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当然发展经济、发展军事,还有一条就是要在文化领域里,改变西方影响中国的现象,把影响中国变为“中国影响”。别看四个字,两个字一颠倒,内容完全不一样。

  中国现在提了要民族复兴,建设小康社会,光靠经济走出去是不行的,文化也必须配合走出去,硬的软的一起走出去,这样才能真正的实现民族复兴。

  3、文化自信的必由之路。现在说文化自信,文化自信从哪来?关着门自己说文化自信这不行。所谓的文化自信是自己民族文化,拿出去跟别的民族文化进行比较,在比较中增强自己,在比较中显得更高更好,这个自信才能有。怎么去比较?只有通过交流才能比较。

  所以说文化增强自信的必由之路,就是中国文化要走出去,在世界上与其它民族文化相比较、鉴别,然后吸收精华,去除糟粕,提升自己,逐渐建立我们自己的民族文化自信。所以说中国文化不走出去,建立文化自信也是一句空话。我记得毛泽东曾说过“有比较才有鉴别,有鉴别才有提高”,就是这个道理。

 

  二、文化怎样走出去

  都说中国文化走出去,前两周政治局还开会,专门议了文化走出去。但是文化如何走出去呢?我谈几点看法。

  1、要建立传播渠道。建高铁,要先建高铁线路;要开车,要先把公路建起来。这就是基础设施,有铁轨,有高速公路,火车和汽车才有跑的可能。同理,中国文化要走出去必须先有传播渠道。现在中国文化在对外传播中,无论电影、电视、网络、平面,诸多方面都严重缺乏渠道。我们说话的声音,海外绝大部分的地方听不到。

  你不要以为西方的媒体就是客观的,这是完全错误的。所谓的大媒体、主流媒体都一定有他自己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它会为自己的精神世界服务。在海外,看到中国的报道,基本上都是负面消息,老百姓从哪获取知识呢?一般都是从媒体获取。真到中国旅游,改变印象的有没有?有,但很少。所以我们要建立一个让世界了解中国的渠道。

  我举一个例子,电影怎么发出去的?全世界电影公司不知道多少家,美国的独立制片人公司超过三千家,但只有六家公司有全球发行渠道,这也是这六家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号称“六大”。其它公司,单讲电影电视收入,已经超越六大中的两三家了,但是通通不能称为“大”,就因为他们没有全球发行渠道。

  中国电影依靠这六家发行渠道,能发出去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中国电影近三年翻了一倍都不止,但中国电影这几年来海外票房基本上没有增长,什么原因呢?

  海外收入跟国内的市场不匹配,这还是在2012年我们万达并购AMC以后,中国电影在北美地区还放一些,从此就看出渠道的重要性。现在中国有些电影拍出来后,在北京或上海搞一个首映,号称全球首映,那都是忽悠,不可能是真正的全球发行。

  2、需要打造内容品牌。除了要有传播渠道,另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有内容品牌。美国文化影响全世界,美国不仅是经济强势,文化更强硬。美国出口的第一产品既不是飞机也不是其它事情,而是文化产业,美国文化产业占了GDP24%,排在第一,美国文化的GDP产值占了全球1/4,全面影响世界。

  美国文化不光是渠道强,还有很多著名品牌,比如奥斯卡、格莱美、迪斯尼,甚至包括肯德基、麦当劳,它创造了方方面面的东西,影响美国传统的思想价值观,教育全世界从小就形成唯“美”主义。

  那么中国文化走出去,除了尽全力打造自己的传播渠道以外,还要打造我们自己的、在全球真正叫得硬的内容品牌,没有这个光有传播渠道也不行。如果不把内容品牌建设起来,我想不管是花多少钱、过多少年,最终还是回到原点。

  3、依靠民企走出去。文化走出去,靠谁走出去呢?政府当然是可以走出去的,政府本来就应该作为文化走出去的主导力量,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政府走出去靠的是财政投资。第一投资的财力有限;第二还有长期持续的问题。所以完全靠政府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在深度、广度、持续性方面,是难以做得深,做得久的,政府可以做指导。

  为什么国企难以走出去呢,国企代表着国家,走出去不是走到外省去,是走到外国去。走出外国去,中国国企首先过不了审批关,特别是在文化方面更敏感,所以我觉得国企是很难走出去。

  只有民营企业是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的主力军。依靠民企文化走出去,这个认识可能现在人们还不认同,但是我相信通过几年的实践,会慢慢统一认识的。

  第一,因为民营企业走出去一个是民企容易解决审批问题,比如说我们收购英国的欧典院线那要经过欧盟的十几、二十几个国家的审批,我们上周已经拿到正式的批文。要是个国企,这么多国家,指不定卡在哪了。而且它是欧洲的第一大院线,民企肯定是容易审批。

  而且,传播中引起的反感较少,容易教化。你传播什么东西,寓教于乐,让别人乐呵呵的接受,主动的接受,花钱来接受,那才叫本事。不然的话硬生生的去宣传那可能不行。

  民营企业因为它是拿自己的钱来做的,它一定要想要我怎么把这个钱收回来,怎么样让别人接受、买我的产品,可能我们会在宣传真善美和市场方面会容易找到平衡点,做出既能表现中华民族的特色,又能表现我们中国自己传统价值观,又能让外国人接受的东西。

  而且从民营企业长期发展战略来看,它能够做比如说现在三年五年内是亏损的,但是五年八年以后才能赢利的决策也可以做,国有企业很难做到这一点。

  还是举一个电影院线的例子,2006年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我们盖了很多万达广场,我说投资电影院吧,我的手下人告诉我,全国才十亿票房,就算20%的利润全国才两亿,投资怎么收回来。

  可是我讲,我们就赌吧,它总要增长吧,就赌十年增长100亿,还没敢说增长太多,增长100亿的时候就是20亿。真的,这个公司是亏了三年以后才赢利,但是我们还是赶上一个比较巧的时期,就是从那以后进入中国电影黄金十年,如果没有黄金十年,可能熬的时间更长。

  像我们海外一些文化产业投资也是这样的,也是需要熬时间的。民营企业因为是老板终身制,他可以考虑更长远的战略。

 

  三、走出去的政策建议

  文化要走出去,知易行难。说的是很容易的,怎么走出去?到现在这么多年没走出去,肯定是很困难的。我有三点中肯的建议:

  1、国家支持要给力。现在中国文化企业有一个问题就是规模普遍偏小。上百亿美元的,除了万达,可能还没有。外国两百亿、三百亿的公司一堆。而且现在文化企业,外国叫娱乐企业,基本上都是全产业链,全媒体,很少有单独的电影公司,都是电影、电视台等等合并起来的。

  所以我们这些文化企业走出去和这些大的财团竞争。就本身实力,还有制度方面的抵触问题,所以对抗就很难,走得比较困难,就需要国家给予扶持。

  支持要真支持。

  我举一个例子,我到法国电影协会做了一个调查,我说法国人也就是个中等国家吧,但是为什么法国电影可以在全球排第二,影响力那么大?法国的电影节可以说世界第一节,奥斯卡名声大,但是大家忘了奥斯卡是一个奖,就是两个小时完事了,戛纳一个节日,一办就办一周,是全球最大的电影节,而且法国电影节还有世界影响力。

  法国人很早就认识到,如果不对法语电影支持,英语片就会占满全部市场,所以只要是投拍法语片,法国本土电影,国家一律先给50%的出资,比如说你投一个亿,先给五千万,放映如果产生亏损,再由国家补贴亏损的部分,一个亿亏了六千万,国家就由五千万变成补六千万,就是靠这个政策,还有一些税收等其它优惠政策。

  所以说在法国没有任何好莱坞限制的情况下,主要靠法语电影,其实这种现象很多的,德国、西班牙、日本韩国很多都是这种形式。所以必须国家政策给力,才有可能使文化走出去做得更好。

  2、要放宽对文化走出去的审批。支持文化走出去,说了很久了,两周前刚开了会议,谈到走出去。但是我又听说,最近外汇流失,又说对不管什么样企业的投资并购,不管是制造业、文化业通通审批要收紧,对外投资缩减。我觉得这个政策上就应该有所区别,对待投资也要区别对待,文化的并购谈判是特别复杂困难的事情。

  我们这次并购的欧典,始于五年前的谈判,我跟欧典的董事长不知见了多少次,但就是谈来谈去也谈不下来,真正的机会是什么?英国一脱欧他就慌了,他担心走向趋势会改变,所以赶快想把它卖掉。

  这种文化资源类的并购,还有一些品牌文化的并购,我觉得国家应该在这些审批方面要放宽。如果一视同仁,或者是不管什么都从严过审,谈文化走出去就非常困难。

  3、要打造文化龙头企业。美国电影有超过三千家的企业,真正有全球竞争力的就只有六家,这六家不是每年自己拍片,自己拍的片子撑死1/3,一半或者是1/3,剩下的就是靠发别人的片子,收钱。

  有核心竞争力的就这么几家,美国旅游企业大型的超过一千家,还不算小的。真正影响力的品牌就是两个,迪斯尼和传奇。这说明什么呢,文化要影响本国进而再影响世界,而不是靠一堆人,几个大品牌就决定了,要靠龙头企业。

  我们有句古话说的话,万只小舢板,也抵不了一只航空母舰。就战斗力来讲,一万只小船并在一起,也抵不过航空母舰。

  就是说中国文化要走出去,不管是在国内走还是向外走,首先中国文化要有龙头企业,而且还不止一个龙头企业,要有一批龙头企业。中国如果能培养出十个八个年收入在百亿美金,两三个几百亿美金的综合性文化产业收入的文化企业,可能我们的文化在世界文化交流当中我们就能够占领潮流。

  时间关系,我就单讲一个文化走出去,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王总。我是主持人,我今天发挥一下我的特权,我有一个问题,其实中国文化走出去也是靠人和企业走出去的,万达这几年在国内上做了很多文化方面的并购。但是我们看到最近美国的媒体曝出来,有16个众议员和参议员都建议要对万达收购美国的院线进行严格的审核,那中国文化还能走出去吗?到底靠什么来走出去?

  王健林:这件事证明两点,第一这说明我们在美国有点影响力,它以前不提名制裁我们,但现在它觉得一不小心这小子在美国整得还挺大,这是第一个原因。

  更重要的是第二个原因,美国是多党制国家,都有自己的电视台、电台,它是随便发声的。众议员、参议员写联名信,你不要以为多么神圣,有一个哥们提一个提议,一开会时人那么多,来来来帮忙签个名,给个面子签名就递上去了。

  这个我觉得,国会就是一个讲话的地方,甚至乱讲话的地方,它和美国政府态度的变化是两回事,所以我觉得我们还要静观特朗普先生上台以后对中国文化企业的一个态度。

  我昨天会见美国电影协会主席,他说他要见特朗普先生,问我要捎什么话,我说你告诉他,我在美国投了一百亿美金,有两万多员工,弄得不好这两万多人就没饭吃。别的不管,起码在影视产业上,你得想明白,英语片就是靠中国市场在增长。

  Q:王总您好有两个小问题,万达投的《长城》快上线了,您会去看吗,对票房有什么期待?

  王健林:你把我当成娱乐企业家了,问得我好具体。票房多少,这个我觉得我可回答不了你。应该是我们的电影公司,不知道他们定的目标多少,预期多少,这个我说实话这个应该不是我管的范畴,我只能这么说,我真没法说预期多少,但是我相信是不错的。

  第二个,中国电影市场看似下滑很大,其实没有下滑,今年才是真实的中国电影市场,前几年是假象,我去年就说过,只要把票房造假去掉,泡沫就戳穿了。电影连续三年40%多的增长,你觉得可能吗,经济增长6%,文化增长就算高一点,十几、二十的增长可能还是一个真实的水平。所以很多片子都是注水的,还有票房补贴的原因。

  但是我今天可以肯定的跟你说一句话,中国电影明年肯定是一个大年。无论是当局,还是这个行业的所有人,今年冷静下来,认真思考,下一步怎么走,所以我相信明年我们行业还会迎来两位数以上的增长。

  Q:王总您好,今年您曾说有万达在,迪斯尼在中国十年之内就别想赢利,您现在还是持这个观点吗?迪斯尼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一直在秉持一种表达,希望成年人的心里都永远住着善良和童真,所以他成功了。但是中国很多的人做电影也好,或者是做游乐场也好,想的是我怎么赚钱,所以就很难成功,所以您觉得迪斯尼有哪些值得学习的地方呢?

  王健林:你说你这个问题问得……我都已经跟迪斯尼和好了,你没看到我前段时间去美国时候访问迪斯尼总部吗,我不是也到上海迪斯尼去看了吗,我们有很亲密的合影,都已经和好了,你又来挑事。北京话来讲叫,这个不好,这是挑事,这个问题我不用回答你了。

  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吧,其实这个话问到点上了。好莱坞不想赚钱实际上是假的,迪斯尼前几年也是被环球影城压着的,今年迪斯尼我预计会成为全球第一票房企业。

  迪斯尼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排片数量很少,每年就是七八部,但是部部是高票房,它其实就是靠动漫,靠它好的故事。而且迪斯尼还有一个特征,从来不跟别人合拍电影,为什么,因为它有自己IP的形象产品、知识产权等等。

  迪斯尼拍电影不是在电影上赚钱,它是产生边际效应,售卖它的IP产品,而且IP产品做的非常聪明,只有实体店才有,网上没有售卖,这里面学问很深的,要去研究。迪斯尼在于能够深刻地去挖掘人物的内心,创造它的动漫IP形象。

  但是你不要以为迪斯尼就是部部都成功,其实全球创造的IP形象平均成功的比例大概1/100,每创造100个只有1个能成功,成为全球知名品牌的就更少了。所以这个对我们万达来讲还是要慢慢的划分出来。

  Q:在目前的经济状况下,万达是在哪几个方面看得准、做得好、走得这么成功的?

  王健林:中国经济在最近两年来出现一个趋势,就是分化。不再像过去经济在9%和10%增长的时候,95%企业过的都很好,现在出现一个现象——分化,难过的就难过,甚至更差,好的越来越好,马太效应越来越强。

  这个分化实际上是竞争到了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今后慢慢慢慢就是这样。之所以万达能够在坚守实业当中现在还能保持不错的增长,我们在2016年往前十年年均增长率超过35%。尤其在这么大规模发展以后,还能保持这么高速度的增长,在世界是非常罕见的。

  所以我出去的时候外国的企业家领导人经常问,你为什么能做得下去,我想来想去,为什么能做到,就是“创新”二字。

  永远比别人早走那么一两步,全国的人都在做地产的时候,我做不动产,大家都在学商业不动产的时候,我转型做影视产业,又去做旅游产业,做体育产业。

  三年前买盈方的时候没有人看好,十几亿欧元买一个体育公司干嘛呢,但通过盈方我们慢慢的进入了体育领域,在中国落地了一堆的赛事,明年我们会做更多的,我们的目标大概在中国落地十到十二个世界级的赛事,让体育公司每个月有活干,收入什么的就都来了。

  你做事能成功,很容易,做事做得卓越就极难。要想成为成功的人特别是成为卓越的人,就是一定想别人没有想过的事情,去做别人没做的事情。不要别人一说好,都去做,这个事千万别作,大家都认识到了都去做,你怎么会有机会呢?永远就是创新、创新,为什么做到这一点,我们踩点为什么踩得这么准?

  我们分析,中国肯定都是这样的,由温饱到小康,小康以后到富裕阶段,旅游的需求开始迸发。旅游当中还要分,一开始近郊游、出国游、蓝色游,最终发展到白色旅游,滑雪那才是更高端的,还有很多很多方面。最高的消费就是足球,那就是体育消费。就是一句话,核心能做到这一点,创新,永远创新。

  Q:我有两个小问题,第一个企业家最主要关心的是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感觉万达做得非常好,但是关于万达的接班人的问题,不知道您是怎么打算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万达跟汽车之间有没有一些产业结合的可能性,因为我们是中国最大的汽车奢侈品公司,现在中国的造车企业很疯狂,本身汽车也是文化的载体,汽车将来不再是一个交通工具,是一个移动的智能终端,可能发展很多消费、金融等等。

  王健林:你刚才说了那么长我以为你要发表一点演讲呢。

  第一,接班人问题现在是这样,大家都知道,我问过我儿子,他说过他不愿意过我这种状态的生活。也许年轻人有自己的选择吧,但是我想这个问题还来得及考虑,我们公司职业经理人也有储备团队。可能交给职业经理人也更好,我们在董事会层面来看着他们做,也许是不错的选择。

  我们职业经理人备选的人有好几个,我们下面有五个产业集团,那都是未来的接班人,只能选其一,我们不会刻意选谁,只能看在竞争中胜出来那个人是谁。刻意培养的不一定那么好,竞争出来的好一点。

  第二个关于万达跟汽车有没有关联的问题,如果我们再去造汽车,那我们就什么都能造了。但是我们过几天真要跟一个汽车友人有关系,但是那个是为朋友去站台了,过几天要我去站个台,支持一下,但是并不代表万达的产业政策发生转向,我们的核心还是服务业,万达要从地产企业转型为一个服务型企业,今年就会实现。

  Q:我是今年夏天迪斯尼最大的分销商,全国建立了一千多个渠道,投入了四千多万资金,包括携程、去哪儿我们都投了,但是我们的亏损很厉害。您当时对迪斯尼有一段话,说迪斯尼肯定会出问题……

  王健林:我没说他肯定出问题,你这个话说得不准确。

  Q:我就问一个问题,你当时的判断是来自于自己这么多年的积累还是对趋势的判断?

  王健林:我现在再发表对迪斯尼不利的言论就违背了我们朋友关系,我们都是不错的公司,但是在中国市场我们万达有一个特点,大家经常看金庸、梁羽生的武侠小说,写的都是各种各样的武功绝活,所有武功绝活里有一个特点就是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所以说我们就是做得快。

  再就是我不说了吗,我们使用的是群狼战术,这两点可以回答你。

  Q:首先非常感谢王先生身体抱恙仍给我们带来演讲,最近有自媒体发布文章,说到万达的负债达到了四千两百亿,“首富”其实是“首负”,想请问您怎么看待这个评价?

  王健林:人长得挺漂亮,问得这么狠。本来这种话题可以不回答,但是今天你问出来了,我就回答你。

  我先来一个“经普”。什么叫经普?科学知识的普及叫科普,今天我们就把经济学的知识普及一些。当然很多同志是懂的,但是你这位同志不懂,我讲几个概念。

  第一个问题,谁在负债?我也看了这个文章,我负债四千多亿,我资产才两千多亿,欠债比资产多多了,这不是“首负”吗?“背负”的“负”。但这个概念搞错了。所谓负债四千多亿,我相信他是看的我们万达商业的财报,2015或者是2016年的上半年的财报。那个负债是万达商业公司的负债,不是我个人的负债,所以他把负债的对象搞错了。

  第二,我讲一个概念,资产的负债。负债四千多亿,资产他也没说。当然这里面有两种,最后再说。首先要看到,负债四千多亿,但资产是多少?如果资产跟负债差不多,那这个公司有危险了;资产小于负债,可能真的有大麻烦。万达商业今年上半年还没退市,公开市场的资料显示,我们的资产是6900亿,大数说7000亿吧,负债4000多亿,这一项不是很清楚了?他是故意不说资产,光说负债的。

  第三个概念,就是房地产的负债。房地产的负债跟别的公司的负债有所不同。房地产的预售,就是房子的销售收入算负债,这一点可能很多不是财经界的人就搞不懂。预售房款算负债,只有等到房子竣工了,拿到竣工证才能转化为收入。

  所以大型的房地产企业都会有一千多亿的预售算到负债里去的。所以他说万达欠了银行四千多亿贷款,其实他连负债和贷款的概念都没搞清楚。四千多亿的负债是指预收房款、应付的工程款、预备的储备金等等银行贷款合计的状况,这是房产负债的概念。

  第四个概念,净资产。我们不讲别的公司,就讲万达商业。2016年6月30号,我一个财报净资产是1900亿,中国这个行业里有这样净资产的公司只有万科和万达,相差不多。

  到年底万达净资产肯定超过两千亿。什么叫净资产呢?就是你的资产剥去你所有的负债,再剥去你的预算款,全去了,净剩下你自己的那叫净资产。你的公司有两千多亿的净资产,这个公司还差吗?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退市,45块钱的价格,还有那么多人蜂拥去买。

  第五个概念,我究竟是“负”还是“富”,是富有的富还是背负的负?首先我也不是炫耀,我也声明,我最后不管多富,绝大多数都要捐赠给社会,一定会兑现我的承诺,只不过现在还在享受这个追逐的过程。

  万达商业有一千多亿的股权,加上万达院线,这两个都是上市公司,看得很清楚。光这两个上市公司拥有的股票大概约1500亿,这个数不太准,有浮动,大概1500亿。你们去看银行的公布和一些财经报道,你看我在银行里有没有抵押。万达商业、万达院线,都没有什么抵押。如果真是缺钱,这股票去抵押和套现一千个亿。

  我今天花这么多时间说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我其实一直不想回答。但是这个报告连续三天都在出,只有两种可能了,一个可能是这小子是真不懂——我估计可能是真不懂——所以我今天经普一下。第二个可能他是真懂,其它的不说,就说负债这一条,误导我们广大的吃瓜群众。

  Q:刚刚你讲的很多金融方面的话题我觉得很亲切,今天我们的主题是文化产业,想问一个文化相关的问题。我们提文化走出去,很有效率的一个方式是给我们的文化贴深标签。我们提到美国好莱坞的标签,提到日本会想到动漫产业,提到欧洲我们想到文艺复兴或者是奢侈品行业,甚至是离我们比较近的小国韩国,我们会想到韩剧。您所期许的中国文化的标签是什么?

  王健林:中国就是品牌,中国文化要贴上标签的时代还远。因为我们文化本身占GDP的比重3%多,包括相关产业,特别小,特别散。大公司很少,形成品牌,特别是文化形成品牌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

  美国有好莱坞,印度还有个宝莱坞呢,宝莱坞也有五十多年的时间了,所以要想形成文化品牌是非常非常麻烦的,得有恒心还得有实力,才能坚持下来。

  但是不管别人能不能坚持,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在世界上最有可能而且能打出中国文化品牌的一定是万达。因为我们这些布局。最早我们是先从渠道布局,而不是先从内容布局,先从内容布局再买渠道可能就受限制了。我们现在为什么搞旅游,旅游现在我们也对外签了两个项目,等到时候公开就知道了。

  这个东西是熬时间,再用五年八年甚至是十年的时间,在世界消费者心中建立起来品牌。

  没有谁给我下这个任务,党没给我下这个任务,老百姓也没有说给我提什么愿望,说王董你赶快做这个事。就是我们自己觉得,现在看来看去,万达就得自己来主动承担了,我们一定要把中国文化的品牌打响,这是我们的责任,历史性的责任。

  Q:我已经听了您三年演讲,从这个公司到企业年会,让我从负债者,到现在也能够成为一个企业家,也给一些企业做分享。

  王健林:那就是我对你有帮助呗。

  Q:太有帮助了,我们公司所有人都买万达工作法,我基本上天天都用您的精神,您的《开讲了》对我影响太大了。我是轩辕国际的,刚才提到特朗普,他现在已经成为美国总统,他之前做了一个美国节目叫《学徒》。您是全中国我们所有企业的榜样,假如有机会的话您要不要收学生?收学生的标准会是什么?

  王健林:你还真提了一个我没想到的问题。我再去搞真人秀,在中国怕不太好吧。

  Q:是这样的,我就做了一个事,刚刚我们昨天跟央视证券资讯、腾讯视频签了个协议,我想做一个创业学徒,中国版的学徒,就是1+X,一个导师加上一个像您这样的明星导师。您有没有可能加入这个节目,因为您这么爱我们的企业家,有这么大的使命感和格局,如果这个节目做成最好,可以影响人,可以改变人。

  王健林:你这个提问的人是借着提问发邀请函呢。你们的邀请函现在我暂时不回应,我还不知道你的节目怎么样,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的节目真好,我也许会去,但是不可能每期都去。但是如果节目不行,那也请你原谅。支持也不一定非得是以上节目的方式,支持资金还是比较实在的。

  Q:如果有收学生的话,假如收,比如说有三个标准,您觉得什么样的人才够资格成为接班人或者是学徒?

  王健林: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假如现在收学生,还想不起来我收学生是什么标准,等我想收学生的时候再公开发表。

  Q:谢谢。

 

来源:钛媒体(原文链接:http://www.tmtpost.com/2543675.html )


  • 电话直呼

    • 0571-86029526
    • 13675871872
    • 18969061965
    • 品牌总监 :
    • 商务经理 :
    • 商务经理 :
    • 商务经理 :
  • 扫描二维码,进入公众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