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洲 / 传媒大观察原创

  “大家好,我是武汉晨报的戴旻阳,现在我们位于汉正街地铁站的站台层,这里的凳子很有特色,这是我们老武汉的竹床,相信很多人都有记忆。”

  这是《武汉晨报》记者戴旻阳在直播报道“2016地铁狂欢节”。戴旻阳原来是报社机动部的一名年轻记者,作为部门里的年轻人,对新鲜事物接受较快,在日常文字报道的同时,也开始尝试向视频转型。

  观媒君上面描述的内容,其实是以短视频的形式在《武汉晨报》官方微博上发布的。短视频风口下,视频化报道成为报业转型的重要方向,像《武汉晨报》这样试水做短视频的还有不少。观媒君注意到,报业视频化转型的同时,有不少新品牌的出现。

  “我们视频”就是一家表现突出的视频品牌。今年9月11日,新京报“我们视频”上线一周年。“新京报传媒研究”当天公布了“我们视频”的成绩单:生产短视频5000余条,在腾讯单一平台的累积播放量超过30亿。

  比《新京报》稍晚,浙报集团也做出了同样的转型探索。

  2016年底,浙报集团启动纸媒、PC、移动三端融合,“新闻视频化”是此次融合中的一大亮点。由原浙报集团图片新闻中心与原浙江在线视频新闻部、图片新闻部融合而成的全媒体视频影像部,主要担任着原创视频新闻生产的主体任务。

  2016年12月19日,浙报全媒体视频影像部开始试水视频新闻产品“浙视频”,今年元旦正式上线。“浙视频”的目标是立足浙江、面向全国,但在浙江新闻客户端上,以省会杭州为代表的本土新闻还是占绝大多数。

  今年2月,《楚天都市报》正式推出了“楚天视频”品牌。据“楚天视频”负责人苏争介绍,刚上线那段时间,每天只有两三条作品,后来随着全员转型的推进,报社对记者设置了短视频条数要求和激励政策,记者的视频报道意识也在逐渐提高,现在每天的生产视频超过10条。

  观媒君注意到,这些视频品牌的打造,均有专门的团队打理,而且人还不少。

  《楚天都市报》的“楚天视频”由该报新媒体部负责后期处理,这个部门现有20多人,人手还不够。“我们”视频目前拥有60人的队伍,其中80%是90后,“新京报传媒研究”报道称,我们视频团队将会扩大到100人。

  相比之下,“浙视频”团队的人数目前是最多的。浙报全媒体视频影像部副主任季叶海近日在公开讲座中介绍,现在这个部门有六七十号人,是浙报集团里最大的一个采访部门。

  浙视频的主要传播平台为浙江新闻客户端、浙江在线,内容还被分发到了各大社交平台。一个月前,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葛慧君在深圳出席某媒体论坛时表示,浙江新闻客户端用户已突破1300万。浙视频搭载了如此巨量级的新闻平台,有助于迅速提升品牌影响力,而其视频新闻内容反过来,又丰富了客户端的内容形态。

  楚天视频主要在看楚天客户端、新浪微博以及头条号和企鹅号等四大平台进行渠道分发。楚天视频原创的新闻视频,每周点击量超百万的有好几条,每月也都会有点击量超过千万的作品出现,最高的几条播放量接近3000万。

  上述的两家报社都有自家新闻客户端,“两微一端”是内容分发主渠道。与多渠道分发不同的是,没有新闻客户端的《新京报》,选择与大流量平台腾讯合作。

  “新京报传媒研究”报道称,腾讯网副总编辑李伦任“我们视频”总制片人,《新京报》视频报道部主编刘刚任执行制片人。由《新京报》和腾讯联合打造的“我们视频”,目前每周生产原创短视频200条、播放量1.5亿;日均30条,日均播放量达2000万。

  打造垂直品牌栏目,是很多视频品牌在做的事。观媒君注意到,“浙视频”上线之初,设有一线、万象、造物等8个栏目,这些定位精准的子栏目,在以视频的方式专注新闻报道的同时,还在探索泛资讯内容的生产,使得视频内容的丰富度不断提升。

  新京报“我们视频”也是在打造垂直栏目。“我们视频”出品的“局面”,是由新京报首席记者王志安主持的热点人物访谈节目,另一个栏目“世面”,则是主打国际新闻报道。“新京报传媒研究”报道称,其他如人物纪实、暗访调查、街头采访等栏目也正在筹备中。可以发现,“我们视频”是专注于新闻报道。

  “我们视频”打出的口号是,用直播和短视频覆盖一切新闻热点和重要现场。《新京报》总编辑王跃春判断,视频化是移动端内容发展的一个大势,是传统媒体转型最后的机会。

  除了上面介绍的三家,郑州报业集团(郑报融媒)打造了冬呱视频,《长江日报》打造了“长江视频”,《济南时报》打造了“时视频”,不一而足。报社在视频领域的动作,早已不是简单的探索,而是已经走得很远。

  用视频报道推动转型已成为一种潮流,观媒君相信,报业打造的视频品牌还会不断涌现。


  • 电话直呼

    • 18969061965
    • 13675871872
    • 品牌咨询 :
    • 商务顾问 :
    • 服务套餐 :
  •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公众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4号